河南村镇银行,有了初步结果

时间:2022/7/13 16:24:04 赞:0 踩:0 阅:175 标签:河南银行

 

 

文丨刘亦风

 

 

很喜欢《明朝那些事儿》里的一句话:

其实很多时候,群众是好说话,很好哄的,因为他们所需要的并非特权,而是公平

当年明月说的是明朝老百姓,但我们现代的老百姓需求还降低了一个档,连公平都不求,只要不剥夺不抢走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就行了。

 

老丕很好说话很好哄,一个月前被红码搞得天天跳脚骂娘,但昨天深夜就眉开眼笑,给我发了一份来自河南的通报,连连说着,终于有着落了。

 

是的,如果从四月开始算,河南村镇银行暴雷一事细数已有一百来天,宣布在终于出了一个初步的处理结果,从公告来看:

好坏各自,喜忧参半。

因事发突然,这里就稍微解读一下公告里的几个关键词:

 

1、五万以下。

 

在禹州新民生等四家村镇银行,单家5万以内的钱,可以足额给付,意思是:

 

5万以内,全退。

 

兴许有人会好奇,怎么是5万?
5万这个数字有啥讲究么?首先存款少于5万的储户,大概率是全部家当,倘若不理赔,是真敢拼命的,所以优先赔付:

这和必须保障农民工工资的逻辑,异曲同工。

 

这个数字绝不是随性而起随口一吐,而是有数据样本。

 

5万是一条线,能够占据40万储户中的大多数。

 

2、垫付。

 

公告说了根据资金资产追缴情况,但垫付,肯定是资金追缴不够。

 

钱去哪了?

 

这垫付的钱,又从哪里来的?是其他地方的东墙补村镇银行这堵西墙?是保险、准备金还是地方财税?
当然,这对真正的储户而言不重要。
重要的是,只要真金白金,只要没有乱七八糟的各种条条框框限定条件,只要能痛痛快快拿到钱就行了。
这是好事。

 

3、账外客户。

 

之所以说喜忧半参,就是因为这个词。
原话说的是:银行账外业务客户。

 

老实讲,现在的官方通报真的看得人头疼:

要么创造新词语,要么生僻得一塌糊涂,要么在模棱两可的话锋里越走越远。

看得狗哥这种升斗小民总是如坠云雾,都是中国人,都是中国文字,分明每个字都认识,也知道每个字的意思,但组合在一起,愣是搞不懂究竟说了什么。

 

比如之前唐山的「轻伤二级」,再比如这次这个「账外客户」。

 

其实在前天,许昌市就发布了一则通告,其中有一条说的就是:

 

以吕奕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新财富集团等公司操控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利用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及自营平台,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

 

揽储,金融产品是什么意思?

 

村镇银行并没有发行金融产品的资质,这400亿资金中部分是储蓄,部分是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理财产品,这个目前无法判断,要查,得具体到每个储户当时在第三方平台上购买的是什么产品了。
如果是储蓄用户就保本保息,存多少是多少,就退多少。
而如果是理财产品,不好意思,公告中还有个关键词叫:

 

获取高息。

 

高息,基本就是意味着投资,自负盈亏:

 

大概率被划到了当年的非法集资与P2P的范畴当中。

 

至于查的方法,基本就一个,看涉事银行的业务流水,但是前天的通报还说了:

 

删除数据,屏蔽瞒报。

 

狗哥当年接触过村镇银行的柜台系统,整体非常落后非常原始,河南这还是经过各种删除数据后,原始流水大概早已面目全非,给查案带来很大的难度,估计时间不会短。
但既然拥有大数据千里之外精确赋红码的技术手段,估计时间也不会太长。

 

4、5万以上金额,会陆续兑付。

 

陆续兑付的意思是:

先解决大部分的5W存款,再慢慢给小部分的大额存款人兑付,具体方案还没有研究好,日后再说。

 

我对此,报以乐观态度,相信会负责到底。

 

毕竟这事已经成当年《上海滩》那样的电视连续剧,万人空巷,全民关注,如果最后几集突然掐掉了,烂尾了,没有结局了:

当年的电视台、制片方,发行方等等等各方面是要被人民群众给冲烂的。

 

这几天,最让我感慨的就是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村镇银行储户们敢冲上街,哪怕面临着双重意义上的危险,也敢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们是勇士,是这条艰难的抗争维权路上的英雄。
第二件是全面停工的江西景德镇恒大珑庭业主,打响了集体停贷的重枪大炮,表示影不影响征信无所谓,一日不复工就一日不还贷。

 

对此,个人虽不建议,但特别理解。
毕竟不偷不抢,掏空一家人一辈子的积蓄买一套房,背上二三十年贷款,却遭逢烂尾,于普通人而言,房子一天没到手,她的夜空中:

什么狗屁都没有,没有霜花,没有月色,没有星光,只剩黑压压,成片成片的绝望。

 

这是一种「明明已经无法忍受,却还要忍受下去」的窒息感觉啊。

 

能够在遍地烂尾楼的时刻,站出来,他们也是勇士。
这两个事都挺悲壮,也挺悲哀,说到底是:

 

如今的法律法规对老百姓的保护机制,太少了!

 

无论是村镇银行还是烂尾楼停贷,普通老百姓通过各种常规的合法渠道去维护自身权无果后,这才发生了后面非常规的事情。

 

如果烂尾楼有正规停贷通道,有保交楼的希望,有为老百姓应得的财产财物保驾护航的法律机制,谁愿意断供,上信用黑名单?

 

如果储户存在银行的钱安然无恙,谁又愿意千里迢迢跑到郑州上访,然后上访一次,憋出来一个通告,冲上街头冲到银行门口又憋出来一个通告呢?

 

如果不是这种「青蛙式舆论响应机制,不戳不蹦跶」的现实,谁不想用理想中的合理合法合规的途径与手段去解决问题呢?

 

最后,希望这是赔付的开始,村镇银行这次能「先付」带动「后付」,实现所有储户的:

 

共同付予。

 

希望从严金融监管,毕竟金融监管是预防金融创新畸变和金融骗局的围墙,不要总是出了事才去监管,大众利益损失:

金融信用消耗,很多时候,都是不可逆转的。

 

而储户们拿到钱以后,也别忘记了: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挨打……哦,不,负重前行。”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