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0亿!69岁华裔“孙正义”震惊全球

时间:2022/6/1 19:30:32 赞:0 踩:0 阅:141 标签:陈福阳

刚刚,全球第三大并购交易诞生了。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老高

 

刚刚,全球第三大并购交易诞生了。

 

投资家网获悉,全球半导体巨头博通近日宣布出手610亿美元(约4100亿元人民币)并购威睿,后者在美股拥有540多亿美元的市值。意味着,博通将以高溢价完成一次大手笔并购。这也是继今年微软687亿美元并购动视暴雪后,年内发生的全球第二大并购交易。在全球并购史上,规模仅次于戴尔670亿美元并购EMC,为全球第三大并购交易案。

 

610亿美元全球第三大并购交易案背后——站着一位69岁马来西亚华裔富豪,博通总裁兼CEO陈福阳。他是全球最懂资本运作的神秘大佬,被誉为“并购界的孙正义”,曾将一家年亏损2.3亿美元的公司,改造成了全球排名第五的半导体巨头。

 

 

这是一个真正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1953年,陈福阳出生在马来西亚华裔一户普通家庭,由于从小生活不富裕,他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性,学生时期,他一边帮工,一边读书,最终以优异成绩考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全额奖学金,毕业后又考入哈佛大学拿下MBA学位。

 

在美国游历期间,陈福阳对财务这个职业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觉得“离钱很近”的感觉能激励自己对财富二字的向往,从而摆脱“普通人”的命运。于是,高学历背景的他,先后跑到通用汽车、百事可乐等传统巨头工作,漫长的岁月让他发现,投资“离钱更近”。

 

离开财务岗位的陈福阳转战投资,参与了一些传统项目,这段经历,虽然“离钱更近”了,但没有给他带来 “充实与满足感”,陈福阳发现,引领社会进步的科技才是应该追寻的新方向。

 

1992年,陈福阳进军PC。过了两年,他跑去一家半导体制造商,做到了总裁兼CEO。这时候,他仿佛找到人生奋斗的方向,“既可以赚钱,又能改变未来。”

 

真正让陈福阳声名远播的是,半导体公司安华高时代。2005年,全球私募巨头KKR牵头以26.6亿美元作价收购惠普旗下半导体事业部,更名安华高。彼时,KKR想找能“一肩挑”的CEO带领刚刚完成改组的公司在半导体领域大放异彩,在同行的推荐下,挖来了陈福阳。

 

陈福阳名气不大,却是业内为数不多,做过财务、干过投资、懂得管理的人才。而陈福阳愿意接手安华高的原因是,“想在科技行业出人头地,干些充满挑战性的大事。”

 

安华高刚好满足陈福阳的夙愿,他们是一家年亏2.3亿美元的公司。“如果在一家赚钱的公司,可能就无法发挥才干,也看不出能力边界在哪。”自从当了负责人,KKR给予了陈福阳极高的权力,他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开掉不少惠普老员工,把不盈利的业务全都卖了。

 

当时,这般操作曾引发公司内部对陈福阳的不满,可他不顾一切阻碍,对于那些留下来的部门,制定规则称:“考核不达标,直接解散。”事实证明,陈福阳改革是正确的,他强悍的风格换来了安华高的扭亏为盈,并带领公司美股上市,给KKR带来超10倍以上回报。

 

整个行业都震惊了,他们不敢相信一个半路出家做半导体的马来西亚华裔会有如此能力。

 

不可思议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把“没用的业务都卖掉”让陈福阳享受到一种全新的快感。

 

他发现,并购交易的价值超乎想象:打击对手、增强实力、资本变现。“一战成名”的陈福阳爱上了“蛇吞象”式杠杆操作,简单来说,就是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用别人的钱完成交易。

 

陈福阳认为自己身兼“财务+投资+管理”三大优势,更明白如何获取财富“离钱更近”。他曾公开向外界讲述,“我并不是半导体人,但是我懂得赚钱和经营。”

 

这种话术在美国媒体面前很不“讨喜”,称他是“科技改变未来旗号的贪婪资本家”。陈福阳却觉得没有任何问题,那是“还不够强大,要用实力堵住所有人的嘴。”

 

“如果你能真正意义上的成功,那些质疑之声就会烟消云散,人们印象中记住的是成功一面。”

 

2012年,陈福阳盯上了一家比安华高赚钱的硅谷存储芯片公司LSI,上演“蛇吞象”戏码。他先从银行抵押贷款46亿美元,接着,从私募机构弄来10亿美元可转债,拿走公司仅有的10美元资金,总斥资66亿美元把LSI收入囊中,整个半导体行业又被震惊了一次。

 

这是一笔充满冒险的交易,却为陈福阳奠定了“并购界孙正义”的地位。借助并购LSI,安华高收入暴增70%,股价一路飙升。媒体也从质疑改成吹捧:“他再次创造出奇迹”。

 

得到外界认可,陈福阳在“蛇吞象”之路一发不可收拾。2014年,他盯上了收入是安华高两倍的老牌芯片公司博通。陈福阳借助私募机构融资90亿美元,用200亿美元股票、170亿美元现金,最终拿下博通,创造出当时的全球半导体行业最大规模并购交易案。

 

至于为何能顺利并购博通,有个小插曲。博通创始人是一个注重研发的技术大牛,对公司业务层面问题扣不准扳机。陈福阳找他聊了好几天,帮他“解脱”。交易完成后,陈福阳“故技重施”,给博通来了个“大瘦身”,除了核心研发团队,其它业务卖的干干净净。

 

然后,他把安华高的多元业务及销售网络与具备研发硬核的博通结合,从此安华高以博通的面貌问世,一跃成为全球排名第五的半导体巨头,这一切不过4年时间。

 

陈福阳的疯狂,不单带来了震惊,也让同行深感恐惧。他在2017年做了一件事,吓坏了美国所有科技从业者,要以1300亿美元“天价”收购全球芯片巨头高通。

 

如果交易成功,全球科技巨头苹果、三星都要看陈福阳的脸色。

 

 

习惯垄断其他国家技术的美国,不习惯被马来西亚华裔垄断,牵着鼻子走。

 

2018年,特朗普政府以“交易涉及国家安全问题”驳回了博通1300亿美元“天价”收购案。

 

陈福阳的“天价”并购交易案破产,让他对半导体有些“心灰意冷”。

 

他突然从硬科技跨界到软件,盯上了“美国安全领域”,并完成两笔并购,总价约300亿美元。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坐不住了,他们完全搞不懂陈福阳到底要干什么,半导体巨头为何买软件?

 

华尔街搞不明白,其他国家的券商也没搞明白。陈福阳认为,逻辑很简单,软件业务成本低,可带来稳定的现金流。华尔街总“怀疑”那不是陈福阳的“真实”想法,只能用脚投票。

 

由于频繁收购软件公司,博通股价曾遭遇一阵滑坡,股价从近700美元跌至500多美元。陈福阳的疯狂没有因股价下行而终止,他更加“变本加厉”,要在软件行业创造一个“奇迹”。

 

对于华尔街的忠告,视若罔闻,于近日放出一个重磅消息,再次震惊全球科技行业。

 

一个造芯片的巨头,要豪抛610亿美元收购一个做软件的云计算巨头。

 

据了解,该交易已得到博通、威睿双方董事会批准,剩下就是美国监管机构批准了。

 

如若交易顺利完成,将成为微软687亿美元并购动视暴雪后,年内发生的全球第二大并购交易。在全球并购史上,规模仅次于戴尔670亿美元并购EMC,为全球第三大并购交易案。

 

受利好消息提振,博通股价涨近6%,市值2381亿美元;威睿股价上涨近4%,市值544亿美元。相关资料显示,威睿在拟化和云计算基础架构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拥有·5.5万家企业合作伙伴。按着博通的公告,如果交易完成,他们将改名为威睿。

 

记得上次,安华高改名博通,股价一路狂涨,难道,这次改名威睿是为了拯救股价?

 

没人知道陈福阳到底在想干什么,但他每一次大动作,都会让美国与同行胆战心惊。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