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春雷震天响:董主播伉俪的逆袭

时间:2020/5/2 18:14:05 赞:0 踩:0 阅:1523 标签:董卿


第一篇

人生一张嘴,吃饭和说话。现在流行减肥,吃饭少,于是说话的功能渐渐盖过了吃饭,叽里呱啦,无论是用嘴直接说,还是用键盘敲出来。


正因为说话的功能日益发达,人就变成了世界上最两面的动物。所谓两面,就是嘴上说的心里想的,往往不一样。譬如人道主义旗号举得最高的美国,号称一切肤色统统平等,不能有任何歧视。但实际上呢?白人聚会的时候,常常会开有色人种的玩笑。如果这些玩笑话被录下来,传出去,那么说话的人肯定要被谴责,如果是知名人物还要倒大霉。


即便是在黑皮肤大展雄风的体育圈,也总有人管不住嘴。从NBA快船队老板唐·斯特林到英超切尔西老队长约翰·特里,都因为种族歧视被带上了法庭,低头认错,诚恳忏悔。可是,嘴上忏悔了,心里就真改过来了吗。


相比于欧美的割裂,肤色单一的我们凝聚力天生强大,但这不代表各个地方之间就没有歧视。



比如深圳的土著,会觉得其它地方来的都是打工仔,用生命和汗水辛勤劳动,为他们交着租金。深圳是小产权房最密集的城市,农民自发盖的楼可以高达几十层,鳞次栉比。比深圳阔得更早的上海,会把所有非上海人统统视作乡下人。


不信的话,可以去上海人民广场的相亲角里观摩一番,那些为女儿相亲的阿姨们,把满纸条件贴在撑开的伞上,询问着驻足观看的小伙子。


“做什么工作?”“哪所大学毕业?”“在上海有房吗?”......


那些颇有自信的小伙子一一对答后,阿姨很可能要补个问题:“会说上海话吗?”


这是让多数小伙子却步的问题,上海话难懂更难学,即便是周边的江苏人,不费一番功夫也难以学会。这么一个条件,无疑是摆明了态度:我家找的是上海人,其他免谈。


人民公园位于南京西路,毗邻著名的南京路商业街,走过去就是外滩。这是地球上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寸土寸金。能常年坐在人民公园里相亲的阿姨,多是住在附近的老居民,她们有自豪的本钱。


或许她们的房子很窄、很旧、很落后,但算算价格,真的很贵。


对于这些最地道的上海人来说,上海的范围窄得很,“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座房”,搁在以前,浦东对于他们来讲就是乡下。而行政区划属于上海但孤悬于长江中的崇明岛,更是乡下的乡下。


可就在几天前,一位来自崇明岛的乡下小伙子,就在距离人民公园不远的地方,用60亿的天价拍下了南京西路的一块地。而且这是一块商业用地,不能开发安全系数更高的住宅


在疫情引发的经济低潮中,已经走入低迷的房地产更显低迷,房地产行业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商业地产,关门大吉的商铺随处可见。这时候能重金投入建商场和写字楼的,无疑于一声春雷震天响。这位小伙子,名字就叫密春雷。


第二篇


崇明岛很大,大到要一分为二,靠南的属于上海崇明区,北部的一片归了江苏,分属于江苏启东市和海门市。


密春雷的老家是在崇明岛上的崇明区,这是一种幸运,因为作为上海人,从出生到衰老,待遇比同一个岛上的江苏人要好不少。最典型的是教育资源,上海人考大学比江苏人容易太多了,提起这个茬,吃过此中苦的江苏人莫不是羡慕嫉妒恨。


但是密春雷仍然没有考上大学,他志不在此,很年轻的时候就出门做生意了。文化不高的他做的是土石方工程,看来是跟崇明区公路局的关系不错,他承包了大量公路养护、公路设备租赁、桥梁建设等项目。


崇明岛的交通建设发展得很快,密春雷应该赚了不少钱。赚了钱之后,自然而然就要登陆真正的上海滩。2004年,他把公司的注册地从崇明区工商分局迁到了上海市工商局。


公司和人迁过去容易,但生意迁过去难。上海滩不是崇明区,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密春雷尝试过不少项目,搞投资、包工程、卖汽车......但都没赚到太大的钱,十年间公司的资本金只是从8000万增长到1.6亿。再比较一下十年间上海翻了几番的房价,密春雷无疑是进入到发展的瓶颈期。


崇明区虽属上海,但在老上海人看来不过是乡下的乡下,那里的乡下人想混上海滩,恐怕没那么容易。


那十年里,密春雷感受着这种不容易,整日东跑西颠,容易赚钱的项目轮不上他,技术含量高的他又不会,混来混去仍旧是个小老板,距离叱咤上海滩遥不可及。


这一切,在2015年左右发生了巨变。不知道怎么回事,密春雷突然有了钱,更有了令人艳羡的好项目,与中海集团、上海电气、上海城投共同发起成立了上海人寿保险,注册资本20亿,密春雷是最大股东。


640.webp.jpg


都知道干保险很来钱,前几年在市场里翻江倒海的诸如许家印姚振华吴小晖等,靠的就是迅速聚集的保险资金。


但是,也都知道保险牌照很稀罕,能有资格干保险的,不是牛逼就是非凡。密春雷能拉来三大国企,让这帮大家伙陪着自己干保险,足以昭示他的非凡。


干上保险之后,接下来的路就简单了,资本金快速扩充,兼并收购,借壳上市,入股银行,进军房地产......再跑到内蒙古买矿,密春雷迅速成为集保险、银行、医疗、汽车、地产和能源于一体的大集团的大老板。


这就是一位崇明岛农民的逆袭之路,足够励志,但问题是看完一遍,仍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天上掉馅饼一般有了大钱,又能去干保险。


第三篇


想不明白的事儿,不要去问,问也没有答案。就像无数人去问密春雷的太太董卿女士关于赴美生子的问题一样,问多少次都没有答案。


私下里,董女士说过让孩子在美国出生是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那么问题来了,无论是密先生所在的上海还是董女士工作的北京,教育资源都是数一数二,还不够好吗?


够不够好是相对的,因为“好”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来的词汇,不患贫,患的是比来比去。董女士小时候深受此中苦,同样是崇明岛上人,她却属于江苏,比不上隔得不远却是上海人的密先生。成长过程中又随着父母工作调动先后来到安徽和浙江,中学毕业后考入浙江艺术学院,大专。


如果她是上海人,同样的分数,或许就能考个不错的本科了。


所以成名后,董女士执著于提高自己的学历,到上海戏剧学院念完本科,又到华东师范大学读了硕士,变成了正宗的上海高材生。


除了提高学历,董女士还努力补充知识,只要稍有闲暇,她就埋首于书中,忘我地学习。她最喜欢读《红楼梦》、《唐诗宋词》等文学经典。她喜欢选用精美的文字,朗诵出抚慰人心的情感。


这实在是极难得的本领,一般人读经典,比如《红楼梦》,除了那些优美的段落外,里面更充斥着封建大家族的压迫剥削、勾心斗角、污浊不堪。我自己读过几遍,读得越多,越感受到社会的残酷和人性的阴暗,正应了书中那句话,诺大的贾府,可能只有门口的石狮子是干净的。

董女士能过滤掉一切污浊,只让美好呈现,感动人,温暖人,实在是构建美好社会的大功德。

640.webp (1).jpg


功德做得多,就会给自己带了福报,历经几段曲折的感情之后,董女士在不惑之年遇到了密先生,同是崇明岛农家的子孙,同样的乡音,同是逆袭者,两人注定要一起奋战。


这段婚姻低调却硕果累累,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董女士比密先生大五岁,妥妥地抱了金矿。认识董女士的时候,密先生还只是公司资本金几千万的小老板,但是等到董女士2015年赴美生子回来,他已经是上海人寿保险的大股东了。


于是又回到那个问题,密先生是怎么突然有了大钱,又获得资格去干保险的?


一种传说是他做期货发了财,那倒有可能,股神这东西,总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一种传说是他碰巧遇到了什么神人,赐予他一双金灿灿的手套,从此点石成金。但无论有多少种传说,也肯定与董女士无丝毫关系,她的世界里只有美好,读诗读到心融化,那些臭气熏天的钱和腐化堕落的人,噁......


第四篇

这个世界,逆袭成功的人凤毛麟角,等待逆袭的人如山如海。渴望逆袭的人,总是希望拉住那些成功者,希望他或她吐露些窍门,传授点经验。


而成功者,要么如密先生什么都不说,要么像董女士那样爱说一些云山雾罩的话。


“勇敢的人,不是不落泪的人,而是含着泪水继续奔跑的人。”


“我们总以为,是生活欠我们一个“满意”,其实是我们欠生活一个‘努力’”。


“人生有一首诗,当我们拥有它的时候,往往并没有读懂它;而当我们能够读懂它的时候,它却早已远去。这首诗的名字,就叫青春。青春是用来奋斗的,不是用来挥霍的。只有这样,当有一天我们回首来时路,和那个站在最绚烂的骄阳下曾经青春的自己告别的时候,我们才可能说:谢谢你。”


.......


作为一个奋斗了半辈子仍旧苦闷的码字农民,见到此类句子只想吐一句:“噁”。


谁读书的时候不在日记本上写过名人名言?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志存高远?哪个为生活所迫的人不在勤奋、努力?


等到活过半辈子,不惑了,知天命了,才会知道名人名言里根本没有窍门。


而所谓的“窍门”,如果说出来,绝对成不了名人名言,只会让人觉得闹心。


五一假期来临,阳光明媚心情好,咱就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有点闹心的话,点一点“在看”,我们下篇文章再叙。



编辑:blanka  审核:Linn


消息来源:混沌天涯客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