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国企老总!岳父是前高官!敢晾副部级领导的戴威才不担心ofo

时间:2019/1/28 14:14:49 赞:11 踩:0 阅:499 标签:戴威

导读:顶尖的出身加上高层间的联姻,让戴威拥有了为所欲为的底气。          

父亲为孩子取名戴威。当然想孩子长大后像自己这样,威风凛凛,官威十足。

                                                                           作者:封言                  



1991年,戴威出生在安徽淮南一个中国顶级精英阶层家庭里。戴父正是壮年,事业蒸蒸日上。

网上能找到的资料虽然有限,但每一条都足够令人吃惊。

戴父曾任中国中铁执行董事、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董事,甚至还是青藏铁路的工程指挥。

再辉煌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罢。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戴威,从小就有着别人无法想象的背景和资源。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中,戴威是真正坐在金字塔顶的那批人。抬抬手就能碰到别人仰望的天空。 



师从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担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拥有光华管理学院硕士学位。

戴老板看似履历光鲜,却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01 


举报信里的贿选风波

戴威从小就要强,初中高中一直是班里的班长。

就连在球场踢球也要踢最重要的中场,把握全场节奏的快感,让戴威沉迷其中。

食髓而知味,来到北大后从团委组织部部长到北大学生会主席,戴威只花了一年。



但是事情好像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干净和简单。

安徽作为人口大省,考入北大的门槛十分高,尽管戴威在弄权方面十分有天赋,但在学习上可能称不上天才,到不了北大的程度。

2012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学生计羽发布实名举报信,揭露戴威的托关系、走后门甚至贿选的种种恶行,在北大闹得沸沸扬扬。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戴父为了戴威能进入北大,通过运作,在戴威高考之前将其户口改签到北京。又故技重施,为戴威拿到了高考艺术特长生的加分。到目前为止,人们还不知道,戴威哪一门艺术是特长。 

在双保险的情况下,戴威一步迈过了北大的门槛,进入北大最著名的光华管理学院读书。

又因缘巧合一样,在导师双选环节,稀里糊涂的成了名震中外的厉以宁教授的弟子。

举报信中明明白白的写出了戴威在进入北大后的弄权活动。

大一结束前,院团委换届,之前名不见经传的戴威通过向当时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郭庆龙行贿的方式爆冷击败其他热门人选。成为光华学院组织部部长,由于组织部部长是团委书记面前的红人,所以戴威一直为当时的滕书记忙前忙后。二人关系相当不错。

以至于后来,戴威参加北大学生会主席选举时,成了唯一的候选人。

计羽在举报信中说:“行贿了多少,大家也不用猜,可能不算多,也就十万块。至于其他俏江南、香格里拉、飞全国,请三十多人看王力宏演唱会,总之花了50万左右吧。”

就这样,拉关系、搞人情,在错综复杂的权力网中戴威游刃有余。我想这才是戴威的特长所在,这是原生家庭为戴威打上的烙印,耳闻目染下戴威已经对掌控权力的好处心知肚明,当然这也为戴威后来的骄纵埋下伏笔。


02 


投资人才不是我大哥

戴威刚刚创立ofo的时候,还是对投资人,对社会有敬畏之心的。

面对朱啸虎一千万元的融资的时候,也曾颤巍巍的拿出手机去搜——“朱啸虎是谁?”

但时过境迁,随着ofo越做越大,融资越来越多,戴威对投资人态度也越发随意。



周鸿祎在360上市后,依然在说“不管你的企业做的多大,见到投资人都得叫声大哥”。

但戴威却用实际行动回复:我就不叫!

2016年,ofo打开了全国高校市场后,腾讯也表示出了自己的投资意向。甚至成立了投委会,还派出代表夏荛亲自和戴威谈判。

但彼时的戴威身边还环绕着许多像经纬和滴滴这样重量级的意向投资方,面对腾讯提出的一些投资要求,戴威直接拒绝了。

戴威对夏荛说:“要不腾讯C轮再投吧,让经纬先进来。”随后腾讯果断转投了ofo最大的对手摩拜,并在几轮跟投之后成了摩拜最大的金主。

ofo由盛转衰的标志被认为是2017年下半年,戴威赶走滴滴派来帮助ofo进行财务管理和组织经营的代表。

过去人们常认为是ofo一些高管的蛋糕被触动后,高层向戴威抱怨的结果。实际则不然,真正的原因是,付强等滴滴代表带领普华永道的尽调人员,对押金部分进行账目处理时爆发了矛盾。主管安全的法务副总裁将所有人赶出门外。

共享单车领域对押金的挪用,大家都心知肚明,戴威看到滴滴要查押金部分的帐。以为投资人要借机架空自己,实际上,滴滴当时完全没有这个想法。滴滴派去的CFO为梳理ofo的乱账“天天晚上12点下班,眼睛都熬红了”。

“他完全不考虑投资人,我们用钱给钱你的梦想买单,这种事在资本市场上是不存在的。我又不是你爸,我给你钱,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位接近ofo投资方的人士向媒体透露,他们认为戴威很多时候完全是在耍他富二代+官二代的臭脾气。

戴威完全不在乎摩拜和ofo是否合并,用投资人的话说戴威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在他的印象里,只要投资人继续给钱,自己继续得权,那就没什么不能接受。戴威对投资人是否得到回报,合伙人是否能实现财务自由也完全不关心。

投资人评价戴威“他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所有投资人之上。”

只是嘴上依然得说“希望资本尊重创业者的梦想”。朱啸虎看透戴威的嘴脸,也看到了戴威即将面临的危险。立刻套现走人,临走时冷着脸送给戴威一句话,“资本只关心回报”。

投资方的报复来的太快!

滴滴高管出走ofo后,带走了手下的精英。一群人跑到三亚海棠湾去度假,越是提到戴威越是生气,觉得“竖子不足与谋”!程维一怒之下拍板决定,投资十亿美元自己搞共享单车。为了应景就取名“海棠计划”。



随后滴滴挖来了ofo大量的骨干成员,并且收购小蓝单车,整编改名为青桔单车。戴威第一次品尝到惹怒投资方的苦果。

2018年初滴滴收购ofo的报价,一下子就降到了十几亿美元。戴威不甘心受滴滴钳制,找到了阿里,通过质押单车加股份的方式,获得了17亿元的续命钱。

戴威的稚嫩就在这,他完全不懂得商业规则和行业底线。滴滴和阿里两边讨好的结果就是两边不讨好。并且一而再的去犯同一个错误。

2018年,ofo开通微信小程序入口。这让投资方蚂蚁金服震怒,连夜从杭州派代表到北京面见戴威,在戴威活动的球场门口等了几个小时。提出要ofo立即关闭微信入口,只留下支付宝一端。戴威当然没有同意。

不久之后,市场上就传来了蚂蚁金服投资哈罗单车的消息。Ofo彻底被市场抛弃了。

不仅是和投资人矛盾尖锐,ofo公司内部混乱腐败的背后,也总是有着戴威的影子。


03 


学生会习气毁掉了小黄车

担任北大学生会主席多年的戴威自有一套招聘理念,他的原则是投脾气,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但是很多职业经理人看来这完全就是儿戏,戴威找来的人完全就是一些阿谀奉承,见风使舵,能力又奇差的庸才。

Ofo并非没有人才,戴威曾经把担任Uerb区域经理,把西南大区做到世界单量第一的张严琪忽悠到ofo任COO。但戴威尚无容人之能,看到张严琪威望越来越高,一纸调令就把老张派到国外去管罗马、新加坡那几千量小黄车了。



公司的内部氛围更像是一个松散的学生会,大家随意、快乐和讨好领导。却没了公司的章法、准则和标准。被吹捧和骄傲裹挟着,戴威成了身边那些老油条们捞金的尚方宝剑。知情人曾向媒体描述,戴威刚愎自用,权利和控制欲极旺,不喜欢和比自己强的人共事,而且“耳根子软,讲兄弟义气,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滴滴的尽调小组曾经当场撞获过ofo一位高层无票报销数万现金的事。据知情人士透露,ofo内部无票报销额度最高可以达到几十万。

钱对戴威来说从来不是问题,反正也不是自己的。

Ofo花了1000万请鹿晗当代言人,花两千万冠名了一颗卫星,花三千万在一家媒体上做广告投放。而对手摩拜的代言人却是创始人胡玮炜自己。2017年,ofo的广告填满了大街小巷,公交地铁随处可见,人们很难理解一家租自行车的公司为什么这么有钱。



ofo2017年年会现场


2017年2月的年会上,一位员工因为背了一首《滕王阁序》被戴老板当场奖励一万块钱。他还对另外的一名老员工说“我知道你有一个梦想,我今天就实现你这个梦想”。就这样这位老员工获得了一台梦寐以求的牧马人汽车,另一位老员工获得了一百万的期权。

那天晚上,戴威的红包在微信、钉钉和qq里轰炸到半夜。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权力和控制的欲望,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戴威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在北大当主席的日子。

公司内部的腐败问题戴威心知肚明,知情人说,公司的一位高级副总裁的贪污程度完全可以把它送进监狱。几位月薪几千的管理层,每天开着特斯拉来上班,这里面肯定是有腐败问题。但戴威在媒体曝光此事之后,只是叫他们把车开回去,并未深究。 

公司负责对外洽谈的员工,一顿饭要近万元,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沓各大商场和酒店的代金券。逢年过节的小礼物,起步都是iphone X。这样的巨额消费,出现在一家创业公司身上,人们很难再相信他能成功。

曾经在某开盘活动现场,由于地产开发商使用ofo作为广告元素,提出要支付给ofo一些广告费,却被ofo工作人员言辞拒绝了,认为这是瞧不起自己。公司高层给各地区域经理开会时就曾骂道,“不要给我省钱,我让你们花钱你们都花不出去,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公司内部的混乱和腐败根本没有引起戴威的重视,仿佛在他眼中,ofo的生死存亡不是什么大事。




04 


戴威才不在乎ofo死活

2017年年底,在哈萨克斯坦一个会议前,一位副部级官员与几位互联网创业者分别会谈。程维被安排在9点,但他提前15分钟就到了,衣衫整洁毕恭毕敬的在门口等候,被安排在9点半的戴威不仅因为睡过头没有出现,还根本不接秘书电话,领导等了十分钟后气愤的离开了。

这也不能怪戴威,恐怕副部级的领导在戴威眼中很稀松平常。

2018年下半年,戴威已经对ofo不抱希望了,几次挣扎无果后就消失了。人们猜测他是去寻找新的投资方或者闭关反省了,他也自称“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但真相往往令人吃惊,在公司最艰难的时期,戴威其实是和自己“官二代”的美娇妻出过度蜜月了!

戴威在国外玩了几个月后,回国发现ofo居然还没死!惊喜不已。决定重振旗鼓,但卖蜂蜜、和p2p公司合作无果后,戴威又一次消失了。 

对于戴威来说,小黄车倒闭不倒闭对他其实没有影响。他的出身和背景决定了他没有什么可焦虑的,他在这场游戏中尽情的体验了一次掌控权利的快乐,然后玩两年,等待下一次机会罢了。

很多人愿意拿胡玮炜和戴威相比,但胡玮炜出身一般家庭,三本学校毕业。两人对成功的定义和对金钱的欲望完全不同。虽然摩拜在2019年1月23日才正式改名为美团单车,但在胡玮炜离开公司的那一天摩拜就已经完全成为美团了。摩拜的最后一丝痕迹也被抹除,这就是创业者不得不面对的命运。



有人愿意收购摩拜,但没有人会去收购ofo了,也没人会给戴威一分钱了。“一堆破车加100亿债务,还得借给他钱和人,借完还要裁员”投资人直言不讳。人人都对ofo避之不及,“一块钱卖都不要”。所有的公司合伙人都离戴威而去了,就连大学舍友也和戴威割袍断义,不再来往。公司仅剩的几个高管,还在拼命榨取ofo最后一滴血。

这一切对于戴威来讲,都是可有可无的,ofo更像是他满足和发泄欲望的工具。这次不行还有下次,才28岁的他完全有时间和资格这么玩下去。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